<menu id="eavkz"></menu>

        <var id="eavkz"><listing id="eavkz"><delect id="eavkz"></delect></listing></var>

        <meter id="eavkz"><samp id="eavkz"></samp></meter>

        1. 
          
          <output id="eavkz"></output>

        2. 當前位置:隨筆吧>文言文>孟子> 孟子·告子上·第二節

          孟子·告子上·第二節

          《孟子·告子上·第二節》文言文全文

          告子曰:“性猶湍水也,決諸東方則東流,袂諸西方則西流。人性之無分于善不善也,猶水之無分于東西也。”

          孟子曰:“水信無分于東西。無分于上下乎?人性之善也,猶水之就下也。人無有不善,水無有不下。今夫水,搏而躍之,可使過顙;激而行之,可使在山。是豈水之性哉?其勢則然也。人之可使為不善,其性亦猶是也。”

          《孟子·告子上·第二節》全文翻譯

          告子說:“人性就好比是水勢急速的水流,在東邊沖開缺口就向東流,在西邊沖開缺口就向西流。所以人性沒有善不善之分,就好比水沒有流向東西方之分。”

          孟子說:“水流確實沒有東流西流之分,但是沒有上流下流之分嗎?人的本性是善良的,就好比是向下流淌一樣。人的本性沒有不善良的,水的本性沒有不向下流淌的。如今的水,被擊打就可以濺得很高,可以使它高過額頭;堵塞水道使它倒行,就可以使它流上山崗。難道這是水的本性嗎?是形勢使它這樣的。人之所以可以使他不善良,其本性的變化也是一樣的。”

          《孟子·告子上·第二節》注釋

          湍:(tuan穿)《楚辭·抽思》:“長瀨湍流。”《淮南子·說山》:“稻生于水,而不能生于湍瀨之流。”《史記·河渠書》:“水湍悍。”《說文》:“湍,疾瀨也。”這里用為水勢急速之意。

          《孟子·告子上·第二節》評析

          值得我們特別注意的,是孟子的雄辯風范。隨口接過論敵的論據而加以發揮,以水為喻就以水為喻。就好比我們格斗時說,你用刀咱們就用刀,你用槍咱們就用槍。欲擒故縱,持之有故,言之成理。“水信無分于東西。無分于上下平?”一語殺入穴道,只需要輕輕一轉,其論證便堅不可移,使讀者讀來,不得不束手就擒。于是,我們便都是性善論者了。

          只不過,當我們放下書本而面對現實生活中的種種邪惡時,的確又會發出疑問:人性真如孟老夫子所描述的那般善良,那般純潔得一塵不染嗎?這種時候,我們即便不會成為茍子“性惡論”的信徒,多半也會同意告子的觀點了罷:“人性之無分于善不時, 猶水之無分于東西也。”

          我喜歡(0)

          0孟子·告子上·第二節的評論

          • 還沒有人評論,趕快搶個沙發
          彩票33平台彩票33主页彩票33网站彩票33官网彩票33娱乐 项城 | 诸城 | 博罗 | 宁德 | 大庆 | 台北 | 贵港 | 儋州 | 济宁 | 广州 | 黄山 | 梅州 | 台湾台湾 | 海南 | 屯昌 | 天水 | 舟山 | 陇南 | 吴忠 | 朝阳 | 西双版纳 | 明港 | 北海 | 鹤岗 | 琼海 | 江苏苏州 | 阿拉善盟 | 四平 | 德宏 | 东阳 | 鄂州 | 东阳 | 招远 | 景德镇 | 六安 | 邯郸 | 抚顺 | 阿里 | 枣阳 | 迪庆 | 图木舒克 | 嘉善 | 辽阳 | 蚌埠 | 阿克苏 | 山南 | 三沙 | 曲靖 | 晋中 | 广安 | 昭通 | 营口 | 禹州 | 德州 | 喀什 | 扬州 | 永州 | 保定 | 七台河 | 固原 | 湛江 | 绥化 | 平凉 | 保山 | 丽水 | 黑河 | 高密 | 宁波 | 济南 | 漯河 | 阳江 | 果洛 | 松原 | 象山 | 长葛 | 南阳 | 三门峡 | 灌南 | 自贡 | 桂林 | 许昌 | 鹤岗 | 山西太原 | 台北 | 宁波 | 阿坝 | 如皋 | 定州 | 阿勒泰 | 湛江 | 承德 | 乐平 | 陕西西安 | 嘉兴 | 宁国 | 泰州 | 曲靖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