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 id="eavkz"></menu>

        <var id="eavkz"><listing id="eavkz"><delect id="eavkz"></delect></listing></var>

        <meter id="eavkz"><samp id="eavkz"></samp></meter>

        1. 
          
          <output id="eavkz"></output>

        2. 當前位置:隨筆吧>文言文>孟子> 孟子·告子上·第十六節

          孟子·告子上·第十六節

          《孟子·告子上·第十六節》文言文全文

          孟子曰:“有天爵者,有人爵者。仁義忠信,樂善不倦,此天爵也;公卿大夫,此人爵也。古之人修其天爵,而人爵從之。今之人修其天爵,以要人爵;既得人爵,而棄其天爵,則惑之甚者也,終亦必亡而已矣。”

          《孟子·告子上·第十六節》全文翻譯

          孟子說:“有天然的爵位等級,有人間的爵位等級。建立人與人之間相互親愛的關系、選擇最佳行為方式、忠實、誠信,樂于幫助別人而不厭倦,這是天然的爵位等級。做到了公、卿、大夫等職位,這是人間的爵位等級。古代的人著重修養天然的爵位等級,人間的爵位等級也就會隨之而來。如今的人著重修養天然的爵位等級,目的是為了獲得人間的爵位等級。一旦取得了人間的爵位等級,就拋棄了天然的爵位等級,真是糊涂透頂了,結果必然把一切都葬送掉。”

          《孟子·告子上·第十六節》注釋

          要(yao):即“邀”,求取,追求

          《孟子·告子上·第十六節》評析

          所謂“天賜”只是一種比擬性的說法,天爵實際上是精神的爵位,內在的爵位,無需誰來委任封賞,也無法世襲繼承。人爵則是偏于物質的、外在的爵位,必須靠人委任或封賞或世襲。

          說穿了,天爵是精神貴族,人爵是社會貴族。

          時代發展到民主的今天,社會貴族(至少在名份上)已日趨消亡,而精神貴族(按照我們這里的特定含義,而不是通常的意義)卻長存。

          回過頭來說,孔、孟又何嘗不是他們時代的精神貴族呢?

          “忠信仁義,樂善不倦。”

          這樣的精神貴族,即使是在我們這個平民化的時代,是不是也多多益善呢?

          我喜歡(0)

          0孟子·告子上·第十六節的評論

          • 還沒有人評論,趕快搶個沙發
          彩票33平台彩票33主页彩票33网站彩票33官网彩票33娱乐 中卫 | 荆州 | 延安 | 果洛 | 乌海 | 赣州 | 金昌 | 桂林 | 钦州 | 宿迁 | 朝阳 | 永州 | 建湖 | 揭阳 | 常德 | 新余 | 鹰潭 | 海西 | 庄河 | 怒江 | 黔西南 | 平顶山 | 新余 | 海门 | 莱州 | 黔东南 | 海丰 | 东海 | 慈溪 | 商丘 | 台南 | 三亚 | 聊城 | 新沂 | 阳春 | 博尔塔拉 | 赤峰 | 安阳 | 宜春 | 延安 | 嘉兴 | 咸宁 | 馆陶 | 红河 | 安岳 | 丹阳 | 三河 | 宜宾 | 昆山 | 揭阳 | 海南 | 阿拉尔 | 锦州 | 寿光 | 沧州 | 黔西南 | 楚雄 | 澳门澳门 | 巴音郭楞 | 中山 | 温岭 | 日土 | 晋江 | 丹阳 | 襄阳 | 玉环 | 惠东 | 白沙 | 巴彦淖尔市 | 襄阳 | 淮北 | 益阳 | 昭通 | 吴忠 | 正定 | 绍兴 | 蓬莱 | 海拉尔 | 忻州 | 三明 | 衡阳 | 张北 | 江西南昌 | 承德 | 滨州 | 长治 | 泰兴 | 东台 | 牡丹江 | 六盘水 | 新乡 | 临沂 | 淮北 | 河北石家庄 | 石嘴山 | 广西南宁 | 沛县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