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 id="eavkz"></menu>

        <var id="eavkz"><listing id="eavkz"><delect id="eavkz"></delect></listing></var>

        <meter id="eavkz"><samp id="eavkz"></samp></meter>

        1. 
          
          <output id="eavkz"></output>

        2. 當前位置:隨筆吧>小說>情感故事> 情深抵不過的永遠是別離

          情深抵不過的永遠是別離

          就像標題說的一樣,情深的永遠輸給了別離。

          我遇見阿嵐的時候她在深夜的街頭,一手夾著煙,一手提著行李箱。那時我正好在黑暗中把最后的最悲情的部分寫完,我自己也像那悲情部分的劇情,在一個寂靜無人的深夜中,面對著沒有生機的空房子,選擇了一個人在街頭流浪,然后像小說里寫的一樣在那家依舊開著的便利店的轉角遇見了她——阿嵐。

          我與她擦肩而過時,聞見她的身上有很重的味,她好像是喝酒了,難怪看著臉龐微紅。我跨進便利店,從便利店的透明玻璃門看過去時,她正好攔下一倆跑夜班的出租車,只是我恰巧知道這倆車,是在從女性朋友的聊天中知道,車主是一個混社會的混混,據說在出租車這一行中很有地位,在拉客的同時還順帶哄騙無知的少女“喂,在這里”不知道從哪里鼓出來的勇氣,我開口叫住正準備上車的她,她轉過身帶著些疑惑的看著我,我看見了她那雙明亮的眼眸,心底越是覺得她很好,至少在我心底里是。我快速走到她的身邊,下意識的拉拉她的手,她看著我忽然笑了,然后重重的點了點頭,我看了出租車司機一眼,拉著阿嵐走了,身后還隱隱約約傳來男人咒罵的聲音,我跟阿嵐對視一眼后撲哧的笑出了聲。后來,阿嵐被我收留了。

          后來很久很久以后,阿嵐也曾問我那晚為什么要在她上車的時候叫住她,我說你的眼睛很好看。

          晚上我和阿嵐擠在一張單人床上躺著聊天,以至于第二天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,但是阿嵐不在了,她的行李還在。傍晚的時候她提著一袋速食回來,而我卻還在電腦前熬著,她沒有打擾我,只是簡單的把房間收拾一下后,開始擺弄速食品。

          我寫完的時候她坐在桌子前翻看以前的扔到角落里的手稿,有些紙張的字跡已經模糊了,但她還是樂此不彼的看著,她看見一則故事,輕輕的讀出聲。我告訴她那是一個網友講訴的故事,她低著頭,有些失魂落魄,有氣無力的回答了一個嗯,我以為她也經歷過一樣的事情,就沒有多問,默默的吃著她為我準備的晚餐。回來的幾天她都是早出晚歸,我想她大概是去找工作了吧,而她也確實這樣告訴我的,直到回來有一天她滿臉淚水的回來,哭著向我講訴了一個關于她和他的故事。

          他是阿嵐的初中同學,同年級不同班,他在四班,她在三班,本來他們是屬于多次擦肩而過都不會有交集的人,但是因為一次聚會他們彼此認識對方,然后相知相識。

          我喜歡(0)
          好文章!分享給朋友:

          作者Ayan更多文章

          0情深抵不過的永遠是別離的評論

          • 還沒有人評論,趕快搶個沙發
          彩票33平台彩票33主页彩票33网站彩票33官网彩票33娱乐 石嘴山 | 兴化 | 齐齐哈尔 | 乌兰察布 | 伊犁 | 哈密 | 新沂 | 新疆乌鲁木齐 | 酒泉 | 三亚 | 黔东南 | 吉林 | 防城港 | 香港香港 | 菏泽 | 资阳 | 晋中 | 保定 | 南安 | 沧州 | 秦皇岛 | 石嘴山 | 承德 | 黄冈 | 鹤岗 | 果洛 | 佳木斯 | 阜新 | 六盘水 | 如东 | 博罗 | 阳春 | 济南 | 晋城 | 平顶山 | 崇左 | 喀什 | 百色 | 吉林 | 正定 | 永新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哈密 | 长垣 | 禹州 | 眉山 | 郴州 | 晋城 | 文昌 | 定州 | 伊犁 | 文昌 | 佳木斯 | 儋州 | 晋江 | 宿州 | 辽源 | 临沧 | 自贡 | 江西南昌 | 攀枝花 | 朔州 | 临沧 | 海南海口 | 株洲 | 长兴 | 保亭 | 宁波 | 齐齐哈尔 | 宁波 | 肥城 | 聊城 | 公主岭 | 广安 | 天长 | 青州 | 吉林 | 泗洪 | 德清 | 钦州 | 抚顺 | 南京 | 雄安新区 | 桓台 | 鸡西 | 来宾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黔南 | 常州 | 汕头 | 张掖 | 甘南 | 达州 | 海东 | 巴中 | 禹州 | 三明 |